文 | 王海成 2019-02-23

钉子钉在发黑的墙角
看家犬生出长长的胡须
屋后槐树上的喜鹃窝里
天天炊烟袅袅
一群麻雀不分昼夜地产卵
蚂蚁搬家,公鸡打鸣
秋季的旋风歌声嘹亮
故乡就在这样的景象中
让我的童年充满幻想

可以背叛,可以逃出村庄
可以在都市的香艳中
脱下打满补丁的棉袄
可以将愁绪烹调后下酒
也可以,在辉煌的峰颠发下毒誓
但我总会绊倒在
故乡的玉米地里
然后头朝老屋
进入梦乡

……2019年2月23号晨于兰州东郊